苹果要做“老赖” 停止向高通支付专利费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5日 09:42 来源:华信知识产权 浏览:979

高通公司表示,苹果在2017年第二季度停止向其支付专利使用费,当时,高通不确定苹果是否会继续支付特许权使用费。高通遭遇了史上最强硬的对手---苹果。在以往的专利授权费上,高通一直都是占据强势地位,但面对苹果,也是无能为力。

在4月28日,苹果公司(以下简称“苹果”)表示,将停止向高通支付有争议的专利使用费。高通发文证实,苹果将暂停支付后续专利许可款项,直到与高通的法律纠纷得到解决,并表示苹果此举将导致公司收入和利润低于此前的预期。高通估计,受此影响,高通被迫下调了本季度的利润和营收预期。今日盘前交易中,高通股价一度下挫4%至51.06美元。专利费收入的全部损失大约在5亿美元左右,预计对公司股价和投资者信心造成打击。

这场由苹果挑起的专利许可系列纠纷,跨时3个月,跨越3个国家,在4月11日高通以反诉方式予以回击后,苹果再度“出招”。

中国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认为,苹果频频“出击”的原因是不愿意自己取得的高额利润被高通“瓜分”。

Strategy Analytics的研究数据显示,苹果在2016年拿下全球智能手机市场79%的利润,iPhone获得449亿美元的利润。但苹果每生产一台iPhone或带数据网络功能的iPad,需向高通交纳一定数量的专利许可费。

一位接近高通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苹果曾要求高通降低基带芯片性能,不能与采用英特尔基带芯片的iPhone7进行公开的性能比较,以便让所有苹果手机保持同样网速。

法治周末记者就上述情况是否属实以及苹果向高通提起诉讼的初衷,邮件采访苹果方面。截至记者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那么,苹果为何会在美国、中国和英国等多个国家向高通发起诉讼?二者的专利纷争将如何尘埃落定?

  焦点:

  苹果干预代工商与高通的专利合作

  今年1月20日,苹果在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向高通发起专利诉讼,起诉高通“垄断无线芯片市场”,并提出近10亿美元索赔。

  此后,苹果与高通的专利纠纷拉锯战展开。

  随后,苹果将高通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许可条件纠纷两案。其中,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中,苹果向高通索赔10亿元人民币(约合1.5亿美元),两案中各主张合理支出250万元人民币。

  3月2日,苹果又在英国向高通提起新诉讼,控诉高通行业垄断。

  两家科技巨头在专利和芯片交易方面的矛盾争端迅速升级。

  4月11日,当苹果在美国起诉高通3个月后,高通正式向法院递交答辩状,并提起反诉,指出苹果“五宗罪”:违反了与高通的协议,曲解了与高通的协议和谈判内容;干涉了高通与为苹果公司制造iPhone与iPad的高通被许可厂商之间的长期协议;通过曲解事实和提供不实声明,在全球不同地区鼓动监管机构对高通的业务发起攻击;选择在其iPhone 7手机中不充分使用高通调制解调器芯片的性能,曲解搭载高通调制解调器和搭载其他供应商调制解调器的不同iPhone手机之间的性能差异;威胁高通并试图阻止其进行有关搭载高通产品的iPhone手机的卓越性能的公开比较。

  据前述接近高通高层的知情人士介绍,苹果曾不正当利用自身优势地位干涉高通与苹果代工厂商之间的专利许可协议和执行。

  “可能有证据显示苹果公司通过拒绝向代工厂商支付相应费用,进而迫使代工厂商停止向高通全额支付专利许可费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分析道。

  公开资料显示,苹果在全球拥有700多家供应商,其中来自中国的供应商有346家。以富士康为例,虽然苹果与高通没有专门的专利许可协议,但高通与苹果代工厂商富士康有相应的专利许可合作。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规定,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专利产品,或者使用其专利方法以及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依照该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

  “所以富士康与高通签署专利许可协议,并依照协议,按照苹果要求,生产、制造iPad/iPhone等产品,是符合专利法规定的。”李俊慧说道,“只要代工厂商正常履行与高通的许可协议并缴纳相应专利许可费,苹果再次销售苹果产品的行为不会侵犯代工厂与高通专利许可协议所覆盖的专利。”

  根源:

  模式与利益之争

  高通执行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唐·罗森伯格在公开场合表示:“苹果在中国提起的诉讼,不过是苹果为降低其因使用高通技术而应付费用所发起的行动之一。”

  在通信专家刘启诚看来,苹果与高通的纷争,归根结底源于利益。“苹果作为智能手机的老大,每年出货量大,每部手机价格高,认为自己给高通带来了巨额利润,所以希望能撼动高通卖处理器兼收专利授权费获利行为的商业模式,攫取更多利润,但高通也希望能获得更多利润。”刘启诚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作为全球最大的基带芯片生产厂商之一,高通在相关国家的通信标准必要专利许可及全球基带芯片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高通持有大量与3G(WCDMA和CDMA2000)及4G(LTE)无线通信标准相关标准必要专利,而专利许可也是高通最重要的商业模式和收入来源。”前述接近高通高层的知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称。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包括华为、中兴、联想、小米、魅族、vivo、金立、OPPO等在内的国产手机厂商已相继与高通重新达成专利许可合作,在中国境内就有超过100多家厂商与高通达成全新的专利许可合作。对于为在中国使用而销售的品牌设备的高通3G和4G标准必要专利的许可,高通将会对3G设备(包括3G/4G多模设备)收取5%的许可费,对于包括3模LTE-TDD在内的4G设备,如不实施CDMA或WCDMA则收取3.5%的许可费,在上述每种情况中许可费基数为设备净售价的65%。

  “如果苹果在中国市场动摇了高通的专利许可根基,势必会给高通带来巨大影响。”刘启诚分析道。

  不过在项立刚看来,苹果向高通发起专利诉讼,并非意在高通与苹果之间的专利授权费用,其实是剑指高通和全球众多手机厂商的合作。

  “苹果希望把安卓系统打死,或者至少让这个体系不舒服,为自己开拓更大的生存空间。”项立刚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

  他分析道,苹果是单个企业,进行闭环式创新,维持高利润,全球用户要付出高昂代价;高通则通过开放式创新,促进众多企业相互竞争,不断推出适合不同人群的产品,消费者可以从竞争中获得益处。

  结局:

  双方或不会撕破脸皮

  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以中国手机为代表的新生代,向中高端市场挺进,2016年,苹果在中国市场占有率降至第五,增长乏力,在全球市场上面临来自中国企业竞争的压力。

  项立刚认为,苹果针对高通的诉讼,更重要的是打击高通支持下的整个新兴手机市场,包括迅速崛起的中国手机厂商。



  “国产新生代手机企业发展后面的力量是高通。”项立刚对法治周末记者解释道,“高通发明了许多3G/4G的基础、核心通信技术和专利,并通过广泛授权的业务模式给手机厂商使用,省去手机厂商大笔的研发费用、降低了手机行业的进入门槛,大大缩短了产品上市时间,促进了整个行业的竞争与发展;同时,高通的芯片平台为新生代手机厂商生产出高品质手机提供了保证,尤其近三年,中国企业突进中高端市场,高通的骁龙芯片起了巨大作用,促进中国相关行业的发展。”

  不过,尽管这场诉讼中苹果和高通“各怀心思”,但在刘启诚看来,二者并不会撕破脸皮。

  “高通的专利许可属于‘专利包’,包括了成千上万的标准必要专利,对苹果来说,离开高通的支持,苹果产品体验马上会降低,其连手机较基本的通话、链接运营基站的功能也难实现,甚至不如中国手机厂商;而对高通来说,如果与苹果撕破脸,将对高通的整个产业链产生很大影响,所以双方可能都会各自退后一步。”刘启诚说道。

  李俊慧则认为,这场诉讼中唯一存疑的是苹果谋求更低许可费率的诉求能否达成,“尤其当高通重新与国内100多家厂商签署了与国家发改委决定意见一致的专利许可协议后”。